Post Jobs

很可能是现在儿子患多动症的原因

  严海燕从小是个好学生,老师的话意味着权威,她带着孩子到医院检查,结论果然是“多动症”。刚刚拿到诊断书的那段时间,严海燕陷入深深的焦虑,她突然发现,自己对孩子的期待与现实的距离那么远。打击之后,严海燕开始反省:自己长时间忽略对孩子的关心和管教,这个时候,她必须亡羊补牢。

  专业医生告诉记者,多动症的发生,与家庭教育有一定的关系。严海燕慢慢意识到,一直以来疏于关心和管教儿子,很可能是现在儿子患多动症的原因。

  商场打拼十多年后,严海燕毅然将所有工作交给丈夫,自己回家照顾孩子。其实,刚刚回归家庭时,严海燕并不知道该怎么做,她能做的,除了陪伴孩子矫治多动症,就是烧饭做菜保障后勤。不过,与儿子朝夕相处后,严海燕反而从之前的失望中走了出来。她发现,儿子并不像老师说的那样“差”,他热爱阅读、喜欢奇思妙想、对自己喜欢的活动非常投入,对周围的人热情友好。

  “也许是学校的教育方式不适合他。”严海燕萌发出这样的想法。此后,她开始在网络上寻找各种关于怎样教育“问题孩子”的资料,到书店购买教育类的书籍,慢慢地,“在家上学”四个字闯入她的视线。

  逃离学校

  “在家上学”在中国兴起不过数年,这个词被圈子里的人提出也不过两三年的时间,但当严海燕这样的家长(微博)发现这样一个群落时,还是对这种新鲜的教育方式充满期待。

  听说云南大理有一个“在家上学”自助交流会,严海燕拿出整整一周的时间,跨越几千公里来到会场,当散落在全国各地的“在家上学”实践者聚集一堂,严海燕受到莫大的鼓舞。

  在中国,一些孩子选择在家上学,都是被逼无奈,像严海燕儿子这样的“问题孩子”,最为常见。8岁上海男孩晓东(化名)的爸爸,有着与严海燕同样的经历。一年以前,老师建议晓东爸爸带晓东去医院检查多动症。班里收到老师建议的一共有5名孩子,其他4个孩子的家长听话去医院检查,拿回4张多动症确诊书。

  只有晓东爸爸对老师的话置若罔闻,他坚信晓东没有什么多动症。晓东爸爸后来听说,晓东的这4名同学接受了治疗,吃了药物,乖了很多。家长将诊断书送到学校,从此以后,4人的成绩不再与学校对老师的考核成绩挂钩。老师和4名孩子的家长也许松了一口气,但在晓东爸爸看来,这样的结果实在太可怕。

  对于学校教育,晓东爸爸早就心怀不满,“多动症”事件促使他做出决定:让孩子退学在家教育。

  在家上学?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,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,但已经有很多人实践了这个计划。

  上世纪50年代开始,美国的一些家庭选择在家教育自己的孩子。从一开始与学校教育敌对、引起争论,到现在,美国各州都已将“在家上学”视为合法,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两者开始合作。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(NCES)2009年发布的统计,全美在家接受教育的儿童已经达到200万左右。

  中国在家上学的孩子人数没有准确的统计,但一般认为,不会少于数千人。相对于中国学龄儿童总数,数千人实在是一个太过微小的群体,普通人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。而且,因为不被大多数人认可,“在家上学”的家庭往往避免张扬自己的“另类”,选择低调甚至秘密地实施在家教育计划。因此,只有在“在家上学”家长集中的网络平台和大理会议这样的场合,有着类似经历和想法的家长,才可能浮出水面。

  徐雪金是“在家上学联盟”网站的创建者,也是大理“在家上学”自助交流会的召集者,这个网站和由此延伸出的QQ群,是中国“在家上学”家长最集中的地方。在谈起选择“在家上学”的原因时,无论是网络论坛还是大理会议上,被家长们提到最多的,是对学校教育的不满。

  复旦大学(微博)学生邓婷和张月藐在大理会议上对在场家长进行了问卷调查,记者简单统计了近20名已经实践“在家上学”家长的问卷,关于“对传统教育的看法”一问,被选择最多的答案是“人数过多,缺少个性化的关怀”、“教师素质偏低”和“学习负担重”。

  最早关注“在家上学”现象的教育学者杨东平(微博)教授,非常理解家长们对学校的不满。“孩子都存在个体差异,但大一统的教育常常让一些学生有挫败感,再加上现在教育竞争的风气越来越严重,小孩的压力非常大,家长也被应试教育‘绑架’,为应试教育服务。”

  杨东平认为,中国目前教育界存在的“教育恐慌”气氛,让一些家长深为不满,直至选择以“逃离学校”的方式来回避恶性的教育竞争。“学校教育本来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,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,按照国家教育大纲的要求,小学、初中的学业任务是很轻的。但现在,‘起跑线’理论让竞争越来越提前,过于强调竞争、出人头地。‘竞争’本应该属于成人世界。”

  “一些学校没有把孩子看做孩子,而是当成考试工具。”杨东平这样评价。

  “为分数而学习”的教育理念,遭到一些家长的反感和抵制,家长们对学校教育的批判直指教育的终极目的:教育是为了培养完整的人,而不是会考试的机器。

  对学校教育不满的,不仅是“后进生”家庭。五年级退学的卷卷,站在大理会议讲台上回答家长们的提问,关于自己提出退学的原因,16岁的卷卷给出了很多答案:老师说一套,同学之间博弈,想摆脱学校对思维方式的束缚……他总结说:“原来那一套就是坑爹。”卷卷在学校时成绩不错,四年级时向父亲吴刚提出退学。

  卷卷的想法显然受到父亲吴刚的影响,吴刚自己也承认,从同意卷卷退学到带着儿子到大理生活实践“在家上学”,其实也是在实现自己的理想。吴刚认为,学习的目的是建立自我认知,而现在的学校教育,过于注重知识的灌输,剥夺自我认知的权利。

  这一类家长大多自己本身就是“叛逆者”。中国
“在家上学”最早的榜样是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,他让儿子郑亚旗从小学辍学,然后自编教材在家教育。事实上,郑渊洁自己也是一个肄业学生,老师的批评让他对学校印象恶劣,学校教育在他看来不值得信任。

  还有一些家长,因为不满学校中的不良风气而选择在家教育。给老师送红包、托关系进“名校”、学生家长之间的攀比……家长们不想让孩子过早沾染世俗的污秽之气。国外“在家上学”家庭的家长有类似的心态,一些家长为了躲避西方校园中的暴力、毒品、性开放等风气,让孩子留在家中,特别是那些宗教氛围较重的家庭,宁愿让孩子待在更加“安全”的家里接受教育。

  怎样在家上学?

  大理会议上,三分之二的家长来自有意在家上学但还未实践的家庭,他们都是为了向实践者取经而从全国各地赶到大理的。问卷调查显示,这些家长对“在家上学”最担心的问题是“自己知识储备不够”、“自己心态问题”、“自己精力不足”等。

  “在家上学”的确对家长提出更高的要求,实践“在家上学”的家庭大多起码有一名家长辞职在家专门照顾孩子,有的家长均为自由职业者,有时间呆在家里。

  Tina已经在家上学4个月,父母是自由职业者,教育的任务主要由父亲承担。退学之前,父亲让女儿进入看起来学业压力较轻的国际学校学习,但上了一段时间学后父亲发现,中国的国际学校也被绑上了升学竞争的“战车”。

  国际学校里会像其他学校一样在教室里贴上考试倒计时牌,老师会布置很多作业给学生。Tina是一个自我要求很高的女孩,虽然成绩不错,但学校的种种要求,还是让她每一天都处于紧张和焦虑中。为了早上起来赶头天晚上写不完的作业,Tina给自己设定的起床时间越来越早,有时候甚至5点钟不到就起床。

  今年3月,在读完五年级上半学期后,Tina正式向父母提出退学的要求。父母对学校教育早有不满,Tina的要求得到了父母的支持。一开始,父亲也不知道该怎样在家教育,不过,由于拥有跨国生活经验和熟悉互联网,Tina父亲对寻找合适的教育方式和资源充满信心。

上一页123456下一页

分享到:

;);););););)

微博推荐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